您当前位置:三肖选一肖期期准 > 资料专区 > 正文

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

时间:2020-06-04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对方的坦白令摩尔一楞,心中寻思着是不是计谋,没有丝毫的放松,冷声道:“末世,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,你应该知道我对你们黑暗一族的仇恨,你觉得我有不动手的理由么?”“有,当然有。如果不是有绝对的把握你不会伤害天痕,我会将弱点告诉你么?老摩尔,你仔细看看,看看天痕的脸吧。”苍老的声音围绕着天痕的身体,他的面庞显得那样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。摩尔下意识的注视着天痕,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,这种感觉从他见到天痕第一次时就已经产生了,只不过他一直没有细想而已,此时听了末世的话,他突然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,神色间微微流露出一丝慌张,沉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“没什么意思,我只想让你注意到自己忽略的东西。难道你不觉得天痕的容貌很熟悉么?同你年轻的时候有几分想像,准确的说,他同你死去的独生子摩奥像的地方更多些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却令摩尔眼中流露出骇然的光芒,老迈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,原本散发出的强大异能竟然就那么凭空消散了,他踉跄的后退几步,但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天痕的脸。那苍白而英俊的面容,那似曾相识的感觉都令摩尔的心颤抖着,他喃喃的道:“不,不可能,这不是真的。”“你错了,这当然是真的。老摩尔,想信你自己的眼睛吧。天痕除了多一分你独生子摩奥没有的俊秀之外。不论身材还是相貌。至少同他有六分相像,否则,你会给他这种考验么?在潜意识中。你已经有同他亲近的感觉。你知道为什么我会一直守护在他身旁么?如果不是因为他和我有很深的关系,我会不惜耗费大量的能力将自己的精神力留在他脑海深处?我想,你一直都很想知道嫁给你儿子的黑暗系女子是谁吧。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了,她就是我的女儿,我可怜的女儿啊!”说到这里,天痕身上发出的苍老之音充满了悲伤。接踵而来的惊讶令摩尔不禁有些喘息。“你,你的女儿?你说那是你的女儿?”“不错,你儿子的妻子就是我的女儿末云,你还要以为是我指派她勾引你儿子的。以我的身份,你儿子还配不上我女儿,你不同意摩奥同云儿来往,你以为我会同意么?本来云儿是我的继承人,可惜啊。我那可怜的云儿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摩奥那傻小子。你为你的儿子离开你而伤心,我又何尝不为自己女儿的离去而难过呢?云儿同摩奥走了,但他们却留下了一丝血脉,我苦寻中才找到血脉。而这条仅存的血脉就站在你面前,如果你想杀掉你唯一的孙子,那你随时可以动手了。”摩尔的手颤抖着抬了起来,“你。你说他,他是摩奥的儿子么?”末世道:“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你尽可以通过dna鉴定确认他的身份。你想想,如果不是因为摩奥和末云的结合。黑暗和空间两种力量会那么容易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么?如果没有我的暗中庇护,天痕早就完蛋了。至于他的身份,你自己可以去确认,我末世虽然在你们眼中是邪魔,但我这一生中,还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谎言,我想,这一点你还会怀疑吧。有许多秘密是你并不了解的,就算是我,也只知道些皮毛而已。其实,你一直都错了,你根本就不应该仇恨我们黑暗异能者,因为,你的儿子并不是黑暗异能者所杀,所谓虎毒不食子,我会杀害自己女儿最心爱的男人么?退一步说,就算我会杀摩奥,也没有理由对云儿下毒手,我只想让你明白一件事,对于杀害他们的仇人我也一直在寻找着。只不过,我老了,而且本身出了很大的问题,这一切就只有靠天痕自己去挖掘了。”摩尔完全呆住了,脸上不断流露出各种复杂的神情,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天痕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“很惊讶今天知道的一切吧。其实,从某种角度来说,我们都是失去了子女的老人,同你一样,云儿也是我唯一的亲人,她死了,我的心也死了。天痕的身体坚持不住了,我的精神必须收回,否则会给他带来无法挽回的创伤。最后,提醒你一句,不要告诉天痕他自己的身份,否则,那隐藏在真正黑暗中的势力恐怕会再次出现,你已经失去了儿子,不会再想失去自己的孙子吧。天痕的力量要靠他自己积累,一切的一切,还是留给他自己去解决吧。”紫色光芒完全消失了,天痕的身体一软,缓缓倒在地上,严重的虚脱令他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。昏黄的光芒包裹住天痕的身体,下一刻,他已经在摩神殿第一层消失了。魔神殿有自己的规则,只要失去了战斗和抵抗的能力,就会被神秘的力量送离这里。…………风远在迪龙的帮助下已经清醒过来,回想着先前那剧烈的痛苦,他的心依旧有些痉挛,现在,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操纵者两天就离开的现象出现了,那种来自精神上的痛苦确实不是轻易能够承受的。已经过去一段时间,天痕依旧没有出来,他担心的想着,难道老大出事了?以他比自己强不了多少的实力,恐怕也无法突破那变态的魔神殿历练吧。索斯丁拍拍风远的肩膀,“傻小子,别多想了。用不着替天痕担心,他没有出来,就证明他依旧在里面接受着历练,放心吧,他不会有事的。从我们发现魔神殿到现在,还从来没有人在里面死过。”风远此时身体状况已经好了一些,又灌下一支高级营养液。道:“那里面也太恐怖了。我们的攻击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。”没有还手之力的感觉令他心中难免有些阴影。索斯丁微笑道:“别灰心,魔神殿我们都去过,也都经历过第一层那来自精神层面的考验。曾经有些十五级以上的操纵者还顶不住呢,那种精神上的痛苦可不是容易忍耐的。也根本不能躲避。下次你有些准备后,一定能够成功通过。”一旁不远处的容容冷哼一声,道:“他还有下次再进去的胆子么?”风远从地上站了起来,由于天痕安危未知,他此刻出奇的没有欣赏美女的心情。挺起自己的胸膛,道:“有什么不敢的,其实疼痛也是一种享受,难道你们没有体会过么?”容容楞了一下,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这么说,不禁疑惑的道:“疼痛也是享受?”风远看了摩亚一眼,没有回答。摩亚心中暗乐,对于风远来说。也只能把疼痛当成享受了,毕竟,过去的一年中,他光是肋骨就断了不下三十回,如果不是现代的科技和宇宙气的神妙,恐怕他早已经完蛋了。享受疼痛,正是风远对付风狼最好的办法。当然,那种肉体上的疼痛与魔神殿中精神的洗礼并不属于一个境界,风远有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坚强,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正在这时,光芒一闪。天痕的身体出现在众人面前,他双眼紧闭,脸色苍白如纸,身体散发出的气息几不可察。众人赶忙围了上去,索斯丁对天痕感情极深,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,立刻将自己精纯的宇宙气输入其体内,通过宇宙气的感知,索斯丁大为吃惊,因为,天痕现在的身体情况极为危险,体内空荡荡的,不光没有宇宙气和异能的存在,就连生机也极为微弱了,仿佛像一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一般。“不可能啊!怎么会这样。”索斯丁下意识的惊呼出声。迪龙和容容都围了上来,两人的能力最强,各自输入一道强大的宇宙气维护住天痕的骨腑。淡淡的光芒围绕着天痕的身体,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。身影一闪,众人只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传来,向旁边跌退几步,摩尔寒着脸从着分开的甬道中走入,眼中复杂的神情令熟悉他的容容、迪龙等人都不禁一楞,老师这是怎么了?摩尔没有吭声,直接走到天痕面前,双手虚引,天痕的身体飘飞而起落入他掌中。风远是对摩尔威严感受最少的,而且他极为关心天痕此时的情况, 白小姐全年免费精选资料忍不住问道:“摩尔掌控者, 白小姐全年免费欲钱料我大哥他现在怎么样了?不是说在这魔神殿里面不会死的么?”摩尔目光落在天痕的脸上, 三期必出一肖期期准淡然道:“他不会有事的, 一码一肖一尾中平特风远继续留在这里历练,至于天痕我暂时带走,容容、迪龙,你们继续守护,不可懈怠。”他的声音很低沉,在低沉中充满了威严,众空间系异能者们赶忙恭敬的站直身体,低下头齐声道:“是,掌控者。”身影一闪,摩尔竟然带着天痕的身体施展出了移形幻影之法,刹那间消失在众人面前。风远楞楞的看着刚才摩尔所在的地方,心中一阵忐忑不安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天痕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,现在天痕被摩尔带走了,只剩下他一个人,难免会生出空虚的感觉。索斯丁拍拍风远的肩膀,道:“你先休息一会儿吧。精神上的冲击是很难抗拒的。”风远摇了摇头,道:“不,我要再入魔神殿,我的异能并不比老大差多少,一定能挺过去的,我要看看下面究竟是什么把大哥弄成这样子。”容容惊讶的道:“你不惧怕那种疼痛么?虽然曾经经历过,但第二次也并不会有所减弱,你自己想清楚了。”风远向容容展颜一笑,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圈青色的风,下一刻,他已经用行动回答了容容的话,直接落入了黑暗之中。容容看着风远的背景,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,轻叹一声,道:“看来,我真的看错了他们。”…………神志渐渐清醒过来,天痕只觉得身体一阵发软,四肢用不出力气,勉强睁开眼睛,他发现自己在一间木屋之中。木屋的布置很奇怪,除了自己所躺的木床之外只有一张桌子,但四周的墙壁上却贴满足了各种海报,海报上的主角,尽是一些穿着极为暴露的美女。看着这些美女,天痕只觉的脑中一热,精神竟然清醒了几分。回想着先前的一切,摩尔那满含杀戮的双眼顿时出现在脑海深处。啊,难道我已经死了?“你醒了。”低沉的声音响起,摩尔从外面走了进来,看到房间中的美女海报,他不禁老脸一红,双手向两旁轻挥。奇异的事情发生了,那一张张海报竟然就那么化为几分,轻风吹拂下飘然而逝,周围的墙壁完全变得干净了。摩尔咳嗽一声,几步走到天痕床前,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他,天痕看不到的是,摩尔背在身体后面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着。深吸口气,压下内心的不安,“掌控者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,为什么不杀我,你不是最痛恨黑暗异能者么?”摩尔被天痕的声音惊醒,眼中流露出复杂的光芒,但他的目光却始终很柔和,“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你不用再提,我也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天痕一呆,摩尔的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想就这么放过自己么?不会这么容易吧,毕竟圣盟多年以来一直同黑暗异能者对立着。“您要放过我?”天痕惊讶的问道,他实在想不出摩尔有什么放过自己的理由。摩尔淡然道:“没有什么放过不放过的,你依旧是圣盟的操纵者,而我也依旧是圣盟的掌控者,如果你愿意,可以叫我一声老师。”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天痕生出措手不及的感觉,目瞪口呆的看着摩尔,半晌,才挤出一句,“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摩尔的目光更加柔和了,“这不是你一直所期望的么,没有为什么,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。不过,我希望你隐藏好自己的能力,如果被其他人发现了你的黑暗属性,恐怕即使是我也护不住你。我想,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。”天痕心念电转,资料专区很快作出了决定,“谢谢您,老师。”他没有别的选择,不论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是生命,这都是唯一的选择。摩尔苍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,面庞上闪过一片红光,仿佛在刹那间年轻了几岁似的,双手向天痕的身体轻按,两股庞大的宇宙气瞬间冲入天痕胸腹之中,天痕只觉得全身一暖,虚弱的身体在宇宙气的滋润下渐渐生出了一丝气力,闭上眼睛,引导着外来的宇宙气运行起来,不论是他本身的宇宙气还是两种异能,都在快速的恢复着。当那庞大的气息绕体三周之后,缓缓的退了出去。摩尔道:“好了,你自己休息吧。”“等一下。”天痕睁开眼睛,“老师,风远,风远他怎么样了?他也不知道我拥有黑暗异能的事,您别难为他。”摩尔道:“这个不用你担心,他依旧在接受历练,那小子不会有事的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转身而去,房间中只剩下有些茫然的天痕。关上门,摩尔有些急促的喘息着,心中喃喃的自语着,他是我的孙子,我有孙子了,我有孙子了,多年以来从未产生过的喜悦感瞬间传遍全身,摩尔突然感觉到其实上天待自己并不薄,将嫡亲孙子送到了自己身边,原本生无可恋的他又重新焕发了活力,孙子,多么美妙的词语啊!在天痕昏迷的几天中,摩尔提取了他的dna,用最尖端的仪器检测过。事实证明,天痕和他确实有着嫡亲的关系,这是绝不可能做假的。重新焕发的希望令摩尔充满了活力,他接受了末世的建议。并没有将天痕的身份说出来,但在他内心深处,已经将天痕看成了自己最亲的人。摩尔暗暗发誓,一定要将自己孙子培养成最强的异能者,当初儿子没有实现的愿望一定要在孙子身上实现。现在的他,甚至已经不想为自己的独生子复仇了。因为他怕,他怕一旦找出那隐藏的黑暗势力,会令自己的孙子陷入危局之中,为了孙子的生命,他宁愿放弃复仇,毕竟,他终于又有了唯一的亲人,这比任何事都重要。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守护自己的孙子,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。三天后,天痕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,这几天摩尔天天都来看他,但却不会待太长时间,摩尔看他的目光很怪异,但亲切感却会不断产生。经过三天简单的相处,他发现自己对摩尔已经没有了恐惧感,完全将他当成老师看待。“天痕,你以前是不是服用过圣盟研究所的圣液?”摩尔坐在房间中唯一的椅子上微笑问道。天痕点了点头,道:“当初在欧雅掌控者那里,她给我服用过十毫升。”摩尔微微一笑,道:“那就怪不得你恢复的这么快了,欧雅怎么会这么慷慨,十毫升圣液几乎是他们菲尔家族接近一半的存量了。”天痕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欧雅掌控者外冷内热,或许她是为了扶持我更好的修练吧。”摩尔道:“我们双系异能者修炼时要付出比别人多的多的辛苦,但是也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。你的黑暗和空间两种异能融合地非常好,只要不懈的努力修炼,前进是必然的。你的身体已经差不多都好了,既然是我的弟子,我希望你能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我。”天痕楞了一下,点头道:“我的身世很简单,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您时我为什么要帮您么?其实,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善良,而是因为面对您,我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,我也出身于贫民窟,我的父母都在贫民窟中生活了几十年,后来因为因缘巧合,达蒙老师资助我进入了中霆综合学院学习,一直在那里经历了五年的学习生涯。”摩尔心中一热,怪异的问道:“你有父母的?”天痕一楞,道:“当然,没有父亲母亲怎么会有我呢?我并不是基因合成的试管婴儿。”摩尔知道天痕误解了自己的意思,也不解释,继续问道:“那后来呢?你是如何发现自己拥有异能的?说的详细点,或许我能从中找到帮助你更好修炼的方法。”他发现,自己越来越喜欢同天痕相处了,尤其喜欢同他聊天的感觉。天痕看着摩尔眼中关切的目光心头一热,没有隐瞒,说出了自己最近一年多以来的全部遭遇。从失恋那一刻说起,将自己在梦幻城以及欧雅夫人那里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说了出来,就连梅丽丝的事也没有隐瞒,反正摩尔已经知道自己拥有黑暗力量的事,隐瞒又有什么意思呢?他深信摩尔不会伤害自己,否则,他早已经动手了,根本不会等到现在。听着天痕的叙述,摩尔眼中不断亲过各种光芒,“原来你的经历如此坎坷,欧雅这丫头太不象话了,明明是她女儿的错,怎么能怪到我孙,我徒弟身上。你放心,那狗屁三年之约从现在开始作废,她那里自然有我帮你解决。”天痕呆呆的看着摩尔,“老师,这恐怕不妥吧,毕竟您和欧雅夫人都是圣盟的掌控者,而且她还是菲尔家族的,如果……”摩尔阻止天痕再说下去,“没有什么如果,这件事错不在你,她要怪,就应该去怪自己的女儿,我看啊!她是看上了你的资质和空间系异能,想将你收为己用,以前我不知道就算了,现在你是我的弟子,这些事我自然会帮你解决。你放心好了,即使是老菲尔也要给我几分面子。但是,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,今后一定少同那些黑暗异能者接触。毕竟他们始终生活在阴暗之中。我不希望你被他们所沾染,有的时候,一旦做错了,就无法回头。从表面上来看,黑暗是邪恶的,但是,任何异能的本质并没有正邪之分,用之正则正,用之邪则邪。你明白么?”天痕全身一震,重复着摩尔的话,“用之正则正,用之邪则邪。弟子受教了。”摩尔微微一笑,道:“我想念你的领悟力,以后在我面前用不着太拘束,我本就不是拘束之人,你的身体已经康复了。明天一早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,为了去那里,我已经等了很久,好东西总不能一个人独享,希望你能分担我的快乐。”天痕一楞,道:“老师。您要带我去哪里?我不用再接受历练了么?以我现在的情况,可能也就前面通过第一关而已。”摩尔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个我明白,我带你出去自然有我的理由。欧雅那里的事需要先解决一下,同时,你不是说已经离家多日了么?难道你不想回去看看?你的父母肯定非常惦记你。历练不一定非要在魔神殿,外面的世界也是一样。今天我先给你上第一课,你告诉我,你对空间的理解是什么?也就是说,什么是空间。”天痕收摄心神,道:“空间是无处不在的,我们每时每刻都处于空间之中,同时,空间又是随时变化的,没有任何时候我们会处于相同的空间,从理论上来看,既然是在真空中,所处的一切也是完全不同,真空内同样包含着许多不同的因素。”摩尔满意的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看来,你在中霆综合学院没有白学,你说的不错,空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不同的变化。所以,在我们施展空间系异能的时候,每时每刻异能的强度也都在发生着变化,如果你能抓住波动的一定规律,自然就能让异能在最颠峰的状态时爆发。简单来说,同样击出一拳,在你刚出手之时和拳达到攻击最远,这个过程中的力量都是不同的。掌握好空间力量的使用是我留给你的作业。对于异能不能一味的去修炼,要用心去感受它的变化,任何事物都是有生命的,只有用心去感受,你才能领悟到它的真谛。所谓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能理解多少,就看你自己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摩尔站了起来,信步而出,房间中留下了沉思中的天痕。精神力完全释放,天痕控制着整个房间中每一处地方,在精神力的作用下,果然如同摩尔所说,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空间中每一丝波动,随着强弱的不同,空间波动的次序也不相同,不断感受着空间带来的奥秘,天痕渐渐进入了入定状态,对他来说,即将度过的一天,是他领悟空间异能深一层的真谛的过程。第二天一早,当摩尔再次踏入天痕的房间之时,他发现天痕依旧保持着昨天自己离去时的样子,一进入房间,他清晰的感觉到房间中自然的生出一种束缚感,似乎所有的力量都在向他集中,束缚的力量一收一放,下一刻,他身体周围半米之内竟然被抽成了真空。“好,看来你已经初步明白了。”即使在真空中,也无法阻止摩尔开口说话,眼中光芒一闪,所有的空间波动完全消失,房间内变回了正常,而天痕也睁开了双眼,两人四目对望,用不着言语的交流,他们已经彼此了解了许多事。天痕的目光是欣喜的,对空间的掌握达到另一个层次,虽然力量并没有增强,但是实力却大大的增加了。从坐的地方站起来,天痕单膝跪地,恭敬的道:“老师,谢谢您的指点。”摩尔哈哈一笑,道:“不是跟你说了别那么拘束么,咱们该出发了,等了这么久,终于可以实现我的愿望。”天痕站起身,走到摩尔身旁问道:“老师,到底是什么事令您这么期待,难道圣盟有什么大事发生么?”摩尔摇头道:“不,和圣盟无关,不过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。好拉,跟我走吧。”说着,当先走出了房门。天痕跟随而出。一出门,他首先闻到的就是泥土和植物混合的清香,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令他心中一阵迷醉。贪婪的深吸口气,赞叹道:“真是好舒服啊!”摩尔停下脚步,目光望向四周,道:“这就是我的地盘,明黄星上绝大部分异能者都生活在这里,你自己看看,记住这里的样子,下次再来时直接让巡逻翔车送你过来就行了。”天痕随着摩尔的声音向四周看去,这竟然是一个小村落,像以前自己看过电影中的古代小村一样,一间间木屋稀疏的分散在周围,大约有一百多间,每一间木屋都围着一圈用简易枝条弄成的篱笆,有些篱笆院内甚至还种植着农作物。惊讶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,天痕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自言自语道:“我不是回到了过去吧。”摩尔笑道:“当然不是,我一向认为这里是整个银河联盟中唯一的乐土,我早已经厌烦了城市中的喧嚣。同时也并不喜欢那些高科技的东西。或许你不相信,在我的提议下,圣盟同银河联盟上下两议院研究后已经秘密决定,开始限制科技发展的速度。”天痕惊讶的道:“为什么?科技不是能带给我们更好的生活么?为什么要限制发展?”

原标题:王者荣耀:为啥有人技术差也能上王者?只因他懂这些排位规则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新浪港股讯 5月5日消息,据外媒,网易据悉向港交所提交二次上市申请。

,,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

Powered by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